前有宝宝树卖身阿里,后有王怀南加入JUUL,昔日的光辉终成过去?

 见微评论   2019-09-25 12:29   56 人阅读  0 条评论

原标题:前有宝宝树卖身阿里,后有王怀南加入JUUL,昔日的光辉终成过去?

前有宝宝树卖身阿里,后有王怀南加入JUUL,昔日的光辉终成过去?

秋风未起,“宝宝树”已渐凋零。

曾经火热的垂直电商平台随着微信、淘宝等APP的布局,生存空间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母婴垂直平台也是如此。

9月23日,界面新闻报道,上周开始宝宝树已经开启了裁员计划,从目前公布的裁员比例来看,裁员人数接近总人数的30%,其中技术团队裁员50%,内容运营团队裁员30%。

宝宝树回应称,消息“不属实”。

11年的曲折创业路

2007年上线的宝宝树起家于垂直类在线母婴社区。在长跑11年后,王怀南终于带领宝宝树于2018年11月27日赴港上市,即使这是一个临冬时节。

首份财报也让宝宝树尽现光彩,上市首日IPO报收于6.87港元,较发行价6.8港元上涨1.03%,以收盘价计算,宝宝树市值达到114.65亿港元。

2018年,宝宝树的营业收入为7.6亿元,毛利为5.99亿元,增长30%,经调整利润净额2.01亿元,同比增加29.7%。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宝宝树上半年平均月活用户为1.56亿。

但是好景不长,今年三月开始,宝宝树的股价开始急剧下跌,截至今日收盘,股价已从曾经的7.16港元每股下跌到2.20港元每股。截止6月30日,宝宝树月活用户降至8950万,用户数量近乎腰斩。

为了转变收入结构,宝宝树也做过不少尝试。

除了做广告、电商和知识付费三大板块外。宝宝树还和复星、好未来等股东合作,并尝试健康、早教、家庭金融等领域。

但这些都没有给宝宝树带来实质性增长。其主要收入来源依旧是广告业务,以今年第一季度为例,广告收入占总收入比87.9%。

各项业务板块的数据显示,宝宝树的电商业务板块在不断缩水。

对于营收下滑,宝宝树曾在财报中给出的解释是:

1、中国宏观经济环境下滑及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导致主要广告客户削减预算;

2、电商系统开发的技术复杂程度高于预期,且用户需要更多时间适应系统变动;

3、知识付费业务战略转型,从内容与渠道提供商转型为提供优质母婴与女性相关知识内容的综合内容平台。

宝宝树CEO王怀南称,“如果一个纯粹的母婴垂直电商前端没有高质量的、非常低价格的流量,可持续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在他看来,电商并不是宝宝树的未来形态,单独的垂直类母婴电商也很难做大。小编认为,宝宝树的垂直类平台很难靠自身优势形成用户粘性,而微信、淘宝的流量池会不断吸走宝宝树的现有流量。

秉承着“打不过就加入”的想法,2018年6月,阿里巴巴宣布和宝宝树开展战略投资,表示将在各业务版块之间进行密切合作。说是合作,实际上已经把电商后端管理等职能转交给了阿里管理。

和一个只缺流量的、完全体的阿里合作或许不是一个好主意,宝宝树此举无异于虎口送食。有人嘲笑宝宝树,“你们是去给阿里导流的吧。”

王怀南-宝宝树CEO

阿里的出现一度被王怀南视为救命稻草,但该合作并没给宝宝树带来希望,反而电商业务板块的比例在今年下跌78.5%。对此宝宝树解释,电商技术开发难度高于预期,用户需要更多时间去适应系统变动。

如果单单是技术问题,还可以从内部解决,但整个母婴行业的剧烈竞争却是宝宝树不能左右的。2018年母婴行业高速发展,阿里、京东等综合平台已占据68.4%的市场份额。

最新数据显示,王怀南及其妻子Tang Yu已经抛售了约2000万股,总价值约8.74亿港元的股份。

这或许是王怀南放弃宝宝树的最重要原因。

身在“电商”心在“烟”

据媒体报道,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从今年6月份开始,就加入美国电子烟品牌JUUL,同时其商业合伙人魏小巍已从宝宝树正式离职,出任JUUL中国区高管。尽管王怀南否认此事,但宝宝树内部员工透露,“王怀南已加入JUUL,考虑到品牌影响,还没有正式宣布。”

屋漏偏逢连夜雨,9月19日仅进入中国市场一周的JUUL电子烟便暂停销售,目前,各电商平台已经全部下架这款产品。

今日最新消息,电子烟巨头JUUL已被刑事调查。

作为“谷歌”中国名创作者,王怀南的宝宝树结局已定,但能不能帮助JUUL度过难关,还不确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地址:http://www.esahar.com/post/44944.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北美跨境电商服务海外仓联盟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见微评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